2014年05月21日

佛系+哲学系妈妈的孕产经:怀了个假孕当妈了依然是少女

  对做母亲这件事,之前的我怀有深深的恐惧。圣经上说夏娃撺掇亚当偷食禁果,后惩罚女人必须承担生育之苦。那么他是彻底地了。身边有不少女性,生宝宝之前风姿卓越,生完之材走样,皮肤粗糙。更别提的代价了,比如妊娠纹,盆底肌松弛等等。于我,怀孕生子仿佛是一个时代的告别,所有的美好从此而逝,生活只有苟且,没有了诗和远方。所以造人计划一拖再拖。怀孕的时候已经32岁了。

  怀胎十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很多人恨不得按下快进键,一来已被推入产房。在读了很多心灵鸡汤之后,我了自己原来的想法。怀孕是女人最美好的一段岁月,孕妇不是病人,只要用心地经营,谁说怀孕不可以美美的?谁说一定要辞职保胎?谁说生完后一定要变成一个大肥婆?谁说孕妇一定不能做瑜珈……

  我的公司离家很远,每天来回60公里,我一直开车到孕6月,后租了房子在附近,10分钟车程,开车上班到37周。从孕16周开始,每晚散步一个小时,每周5天的瑜伽。每天早上记录体重,确保在正常范围内。了公婆,杜绝各种滋补汤,增加海鱼和虾,少油少盐无味精。我最爱甜食和面食,但想起分娩之痛和产后减肥之难,忍住了。每晚给宝宝做胎教,放莫扎特和贝多芬,读诗,享受合体的二界。

  对自己苛刻带来了很大的回报,比如肚子一直很紧实,比如37周之前一直没有腿脚水肿。我孕期一直在涂某精油,预防妊娠纹,所以生之前肚皮也没有花。饮食清淡,皮肤居然孕期比平时还好,没有长痘。以至于朋友们都说我怀了个假孕,背后看上去依然是少女。

  37周后请假待产,每天早中晚各散步一个小时,两次入盆操,看书两个小时。日子过得有条不紊,偶尔想到即将到来的生产,多少有点恐惧。但对新生堂的信任让我自己是可以顺产的。

  39周+2天的早上见红了,同时伴有姨妈痛的坠胀感。全家人顿时都紧张起来,晚上10点多开始,传说中有规律的宫缩来临。用APP看到宫缩越来越密集,符合入院指征时已是凌晨。全家6口人加上待产包奔赴新生堂。先生开玩笑说电视剧里送孕妇入院时都伴随着鬼哭狼嚎,但我貌似很另类。医院门口的保安和4楼的值班也了我的淡定,以为我是来打酱油的。

  值班医生检查,开了不到一指,可以入院观察。我松了口气,还担心被劝返呢。很多产经上都说因为太兴奋晚上休息不好,没有力气迎接第二天的分娩。我决定伴随着宫缩好好睡觉。迷迷糊糊感受到几次宫缩,但总体来说休息得不错。第二天早上内检,还是不到一指。我和先生面面相觑,那是不是要打道回府啊,看这架势又不像。上午十一点多,宫缩疼痛感加强了。我继续很淡定,微笑着安慰四位老人,还好还好,不要担心。

  开到一指半时,让进产房。What?这么快就进产房了?听说进了产房一两个小时就生了(我所有的经验都来自于公立医院),这还没怎么疼呢。传说中的十级疼痛也不过如此嘛。我开开心心地进了产房。产房里面的贴画“妈妈加油”等让我看得心潮澎湃,等了这么久,终于要看到我的宝宝了。他是男孩还是女孩?他长什么样子,像爸爸还是妈妈?他有多少斤,前天B超测出来都7.2斤了?我会不会顺转剖呢?一长串的问题涌上心头。

  中午一点左右,开到3指。胡妈说我的宫颈条件很好,我放心了。听说如果要打无痛,此时是最佳时机。但我又在纠结,貌似目前状况还能,所以就没有提出要求。可后面就不够乐观了,胎监仪上显示宫缩越来越频繁,强度越来越大。我坐在分娩椅上,头趴在产床上,导乐和先生一直在帮忙按摩宫缩带来的腰部酸爽,但还是痛到无法排解。人本能的反应就是狠狠地绷紧疼痛部位。 导乐纠正着:鼻吸嘴呼。之前学过的拉玛泽呼吸法分为五个阶段,其实最简单最管用的就只有这个。

  我尽量配合着导乐的节奏,内心有个声音:打无痛吧,打无痛吧。之前听到新生堂两位打过无痛的妈妈都说生产过程没怎么,打了之后如同到天堂。同时,我想起了很多已经做妈妈的朋友,看似弱不禁风,原来她们都曾经历过如此生命不能承受之痛,我为什么不可以呢。

  先生看我这样不忍,也跟医生说打无痛。打之前先评估下,原来已开了6指。就在内检的过程中,羊水经历不了巨大的压力,哗啦啦流了出来。破水了!怀孕10月,终于破水了。腹内仿佛轻松了一些。我更加激动,经历了见红——规律宫缩——破水,离分娩一步之遥了。时钟已经指向三点。

  关于打无痛,医生说从开始到起作用需要10分钟,此外最后分娩时,无痛也缓解不了太多。分娩过程之所以让人无奈在于未知。你不清楚这种疼痛多久会结束,还要经历什么。这种无奈还来自于不可逆。如果有一个终止键,可让一切归于平静,哪怕腹中胎儿变回分离的卵子和精子,说不准也有人会选呢。

  此时的我,用不多的选择了不打无痛。因为破水,我只能躺在产床上,侧身蜷成一团。我抽搐着,扭曲着,密集的宫缩继续袭来,大便感着仿佛要将整个子宫抽离出来,导乐和其它医务人员在旁边高喊着我的名字:你很棒,你做得很好。同时,在疼痛最高峰的时候,在处按摩,缓解了不少疼痛。

  6指到10指的速度便很快了,在四点过时,医护人员呼啦啦全围上来了,铺好手术台布,胡妈也做好了唱主角的准备。此时的疼痛已经可以接受,或者已经,有的只是千年大便的胀感。拉玛泽呼气法的最后一招加上平日的便秘经验也派上用场——吞一口气直抵腹部,然后将宝宝头部推出。

  约20分钟之后,胡妈说道:“已经可以看到头了。温柔分娩开始了。你只用70%的力,防止下面撕裂。”或许是因为刹车措手不及,用力过头,我还是轻微撕裂了。

  宝宝的头出来后,一切都很顺畅了。我听到婴儿微弱的啼哭声,小生命终于呱呱坠地了。听到胡妈在说,“你看宝宝自己转着就找到了合适的出口。出生时间四点五十四”。连心,或者是他想让我少受疼痛呢。

  我的第一反应是:没有听到大家的惋惜声或者惊叹声,那说明宝宝一切都正常吧(这是所有孕妇最担心的事儿)。有人说是个女儿,然后把黏糊糊的一坨放在我的胸口。我看到了羊水浸泡过的黑色头发,肿胀发红的脸,张着嘴巴闭着眼哭的婴儿。于我,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张面容。我忍不住想抱起她,被提醒道:还没有剪脐带呢。再后来便是胎盘娩出和伤口缝合。而爱女心切的先生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全部在宝宝身上了。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  事后,我抱着粉嘟嘟的小宝宝,感慨她是如何蜷缩在我身体里面等候瓜熟蒂落,又是怎样通过窄窄的宫颈和产道自己找到出口。这个世界人来人往,生生不息,每个生命的出生都伴随着到劫后余生的过程,伴随着伟大的奇迹。如果说头胎是一种全新的感受,那些生二胎三胎的人,知痛而后勇,多么值得敬佩啊。

  我的女儿小名叫小满。月盈则亏,水满则溢。我和先生愿她的一生不亏不溢,永远在通向至“盈”和至“满”的上。为人父母的一页掀开,我们将爱她如生命。

  在此感谢我的导乐王娇及其她几位,感谢胡妈,感谢赵医生,感谢其他几个叫不出名字的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